• 政策法規
    業務電話:029-62782005
    傳 真:029-62782005
    地 址:西安市南二環西段9號裕隆創新大廈五層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 政策法規

    民法典時代,擔保領域的這些重大變化

    2020-7-21 | 責任編輯:admin | 瀏覽數:1045 | 內容來源:本站編輯發布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民法典》”)!睹穹ǖ洹分C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將對各主體的民商事活動產生極其深刻的影響。其中在擔保領域,《民法典》作出了重大變革,包括保證方式與保證期間的變化、非典型擔保合同的納入、動產抵押的特殊效力規則、抵押財產的轉讓等等。并且,《民法典》生效后,《擔保法》《物權法》等擔保核心規范將相應廢止。對市場交易主體而言,尤其是日常涉及擔保增信措施的金融機構,該等變化需引起充分重視。

    鑒于此,本文將對《民法典》所涉擔保領域的重點調整事項進行總結及初步分析,以期對各位讀者有所裨益。

    一、民法典對擔保領域的整體影響

    長期以來,我國擔保領域的法律規范相當分散、繁雜,且不同規范之間存在沖突,從而引發了實踐中的諸多適用問題。因此,《民法典》的頒布,具有統一擔保規范的積極意義,將會進一步推動我國擔保制度的發展。

    在立法體例上,《民法典》未設立獨立的擔保編,而是根據不同擔保類型的特性,將其分布于不同章節。立法者一方面結合國內司法實踐經驗及理論研究成果,對眾多重、難點問題進行了回應及完善,另一方面亦吸取了域外制度的可取之處,在規范層面進行了創新。

    總的來說,《民法典》統一了擔保領域的法律適用,作出了諸多重大變革,將切實影響到各方當事人的利益,需予以充分重視。

     

    二、民法典所涉保證擔保的重要調整

    (一)增加保證擔保的實現條件

    《民法典》第681條規定,保證合同是為保障債權的實現,保證人和債權人約定,當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情形時,保證人履行債務或者承擔責任的合同。這與擔保物權的實現條件保持了一致。此前《擔保法》僅規定了“當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的情形。

    (二)明確獨立擔保條款無效

    《擔保法》第5條規定,擔保合同是主合同的從合同,主合同無效,擔保合同無效;擔保合同另有約定的,按照約定。從文義理解,當事人可以約定擔保合同的效力獨立于主合同。

    此后《物權法》對上述規則作了變更,不再承認獨立擔保條款的效力,但其無法適用于保證擔保領域,這也引發了實踐中的諸多爭議。

    基于此,2019年《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九民紀要”)在擔保領域作出了統一規定,即“當事人有關排除擔保從屬性的約定,應當認定無效”。我們曾在《擔保協議中的“獨立擔保條款”要說再見了》一文中對該問題進行了探討。

       在九民紀要的基礎之上,《民法典》正式否定了當事人約定排除擔保從屬性的效力,實現了該問題在擔保領域的統一。該法第682條規定:“主債權債務合同無效的,擔保合同無效,但是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三)保證方式默認為一般保證

    現《民法典》第686條作出了重大修訂,規定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對保證方式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按照一般保證承擔保證責任 。這就要求,連帶責任保證應在保證合同中作出明確約定。但實踐中,如何認定當事人已明確約定了連帶責任保證? 

    根據《民法典》第688條之規定,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約定保證人和債務人對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為連帶責任保證。連帶責任保證的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情形時,債權人可以請求債務人履行債務,也可以請求保證人在其保證范圍內承擔保證責任。問題是,如當事人未在保證合同中明示“保證人承擔連帶責任”,僅約定“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可以請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是否可以認為當事人已明確約定了連帶責任保證?

    我們認為,“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可以請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系連帶責任保證的后果,但當事人在擔保合同中約定前述內容,并不必然會反推出其已約定連帶責任保證。該等約定仍可能引發爭議。 

    相比之下,一般保證合同需約定的內容更為清晰,即“當事人在保證合同中約定,債務人不能履行債務時,由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為一般保證”。但規范層面并未對連帶責任保證合同的具體約定作出類似規定。

    因此,如當事人未在保證合同中明示“保證人承擔連帶責任”的,即便約定了連帶保證責任的后果,仍可能面臨約定不明確的風險,從而被認定為一般保證。這將會切實影響到債權人的債權實現,需引起充分重視。

    (四)保證期間默認為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六個月

    此前,《擔保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擔保法解釋》”)針對保證期間未約定或約定不明的情形,規定其需適用不同的保證期間。即未約定的,保證期間為自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約定不明的,保證期間為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二年。 

    現《民法典》第692條對默認保證期間進行了統一,即“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期間為主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債權人需充分關注這一變化,及時在保證期間內主張權利。

    (五)調整一般保證債務的訴訟時效起算日

    《民法典》第694條規定,一般保證的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屆滿前對債務人提起訴訟或者申請仲裁的,從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起,開始計算保證債務的訴訟時效。此前,《擔保法》規定的一般保證債務訴訟時效的起算日為:債權人對債務人提起訴訟/申請仲裁的判決/仲裁裁決生效之日。

    可以看出,《擔保法》規定的起算日較為明晰。相比之下,《民法典》規定的“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可能存在認定標準模糊的問題。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來源于《民法典》第687條之規定。根據該條款,一般保證的保證人在主合同糾紛未經審判或者仲裁,并就債務人財產依法強制執行仍不能履行債務前,有權拒絕向債權人承擔保證責任,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①債務人下落不明,且無財產可供執行;②人民法院已經受理債務人破產案件;③債權人有證據證明債務人的財產不足以履行全部債務或者喪失履行債務能力;④保證人書面表示放棄本款規定的權利。 

    需注意的是,司法實踐中,債務人財產依法強制執行仍不能履行債務”的情形是否成立,通常需要執行法院確認,并可能引發當事人之間的爭議。此外,出現上述四種特定情形之一時,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即消滅。但該四種情形是否已經出現,亦可能引發爭議,尤其是《民法典》新規定的兩類情形(第①、③項)。例如,如何認定“債權人有證據證明債務人的財產不足以履行全部債務或者喪失履行債務能力”?債權人需達到何種證明標準?該等情形認定的主觀因素顯然較強,會導致“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難以確定。

    我們認為,《民法典》出臺后,相關配套規范應當對“保證人拒絕承擔保證責任的權利消滅之日”的認定標準作出明確規定,否則可能引發實踐中的眾多糾紛及爭議。

     

    (六)明確債權人轉讓債權需通知保證人,認可禁止債權轉讓條款的效力

    在擔保物權領域,就債權人轉讓債權對擔保的影響,《物權法》及《民法典》均規定“債權轉讓的,擔保該債權的抵押權一并轉讓,但是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未對債權人作出額外要求。 而此前,在保證擔保領域,《擔保法》亦作了類似規定,但《民法典》第696條改變了前述規則。根據該條款,債權人轉讓債權,需通知保證人,否則對保證人不發生效力。我們理解,該條款系參照了《民法典》第546條“債權人轉讓債權,未通知債務人的,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之規定。其原因在于,與擔保物權相比,保證擔保的“債”的屬性更為突出,保證人的權益需要得到保障。

    此外,《民法典》第696條還認可了保證人禁止債權轉讓條款的效力,即“保證人與債權人約定禁止債權轉讓,債權人未經保證人書面同意轉讓債權的,保證人對受讓人不再承擔保證責任”。

    鑒于債權人轉讓債權系實踐中較為常見的操作,相關方可依據上述條款作出相應安排,以避免交易風險。

    (七)明確債務轉移需經保證人書面同意,但可另做約定

       《擔保法》第23條規定,保證期間,債權人許可債務人轉讓債務的,應當取得保證人書面同意,保證人對未經其同意轉讓的債務,不再承擔保證責任。

       在上述基礎上,《民法典》第697條增加了例外規定,即“債權人和保證人另有約定的除外”。這也意味著,債權人可與保證人約定,保證人同意對未經其同意轉讓的債務承擔保證責任。相關方在簽署擔保合同時,可作出相應的協議安排。

    (八)刪除連帶責任保證人之間可相互追償的規定

    此前,《擔保法》規定,已經承擔保證責任的保證人,有權向債務人追償,或者要求承擔連帶責任的其他保證人清償其應當承擔的份額。現《民法典》第700條僅規定了已經承擔保證責任的保證人有權向債務人追償,而未再規定保證人享有向其他連帶責任保證人追償的權利。

    需注意的是,在去年施行的九民紀要中,最高院就明確規定除擔保人另有約定外,混合擔保中擔保人之間不享有內部追償權!稉7ā芳啊稉7ń忉尅冯m然規定了連帶責任保證人/共同抵押人享有內部追償權,但未被《民法典》吸納。如前述規定最終未能落實在新規范層面,則在共同擔保中,除擔保人另有約定外,擔保人之間將不再享有內部追償權。因此,共同擔保人應當充分重視這一變化,事先在交易協議中作出約定。

    (九)調整不得為保證人的情形

        《民法典》第683條規定如下兩類主體不得為保證人:①機關法人,但是經國務院批準為使用外國政府或者國際經濟組織貸款進行轉貸的除外;②以公益為目的的非營利法人、非法人組織。

     

    此外,《民法典》未再禁止企業法人的分支機構及職能部門提供擔保。我們理解,鑒于《民法典》第74條已規定,分支機構以自己的名義從事民事活動,產生的民事責任由法人承擔,故此處無需再作特殊規定。

    三、民法典所涉擔保物權的重要調整 

    (一)肯定非典型擔保合同的效力

    《民法典》第388條首次在法律層面認可了有擔保功能的非典型擔保合同的效力。擔保合同的范圍不再僅限于抵押合同、質押合同等典型擔保合同。

    進一步,債權人就特定物享有的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權利,如符合法律規定的公示要求,可以發生對抗效力。例如,根據《民法典》之規定,在融資租賃關系中,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權,經登記產生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在保理關系中,多個保理人對同一應收賬款享有的債權,以登記順序來確定優先受償次序;在買賣關系中,出賣人對標的物保留所有權的,經登記產生對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

    當然,實踐中的非典型擔保合同并不限于以上三類。九民紀要就曾規定了保兌倉、讓與擔保等擔保類型。并且,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新的擔保類型也必將不斷涌現!睹穹ǖ洹返388條順應了經濟發展的新趨勢和新需求,具有相當的積極意義。 

    (二)統一以登記作為公示方式的擔保物權的清償順序

    在擔保物權領域,《物權法》僅規定了同一財產向兩個以上債權人抵押的優先清償順序。

    在此基礎之上,《民法典》第414條增加規定“其他可以登記的擔保物權,清償順序參照適用前款規定”,統一了以登記作為公示方式的擔保物權的清償順序。這就意味著,可登記的非典型擔保物權亦能適用此清償規則。

    (三)統一動產抵押的設立及特殊效力規則

    1.動產抵押的設立

    此前,《物權法》第188條僅規定了幾類特定動產抵押權的設立。而對其他動產,《物權法》未規定統一的抵押權設立規則,而需適用《擔保法》第43條規定的“當事人以其他財產抵押的,可以自愿辦理抵押物登記,抵押合同自簽訂之日起生效;當事人未辦理抵押物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

    基于此,《民法典》第403條規定,以動產抵押的,抵押權自抵押合同生效時設立;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2.動產抵押的優先受償順序

       在動產抵押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的基礎之上,《民法典》結合國內司法實踐經驗及域外做法,又進一步規定了動產抵押的特殊效力規則,具體如下:

     

    1)以動產抵押的,不得對抗正常經營活動中已經支付合理價款并取得抵押財產的買受人

    此前,上述規則僅適用于動產浮動抵押,其意在平衡企業融資需求和正常市場交易秩序的關系。在企業的經營活動中,買受人購買產品的,無需考慮該產品之上是否已設立抵押權,其支付合理價款并取得產品的,就應當有權對抗抵押權人,否則可能引發市場秩序的混亂。

    現在,《民法典》將該規則擴大適用于整個動產抵押領域。這也意味著此條指向的動產抵押人將不僅限于企業。那么,“正常經營活動”的范圍如何定義?例如,個人在二手交易平臺上的多次買賣活動是否適用本條款?本條款意在排除哪些情形的適用?規范層面對此尚未明確,仍可能引發相關爭議。

    2)以動產抵押的,不能對抗同一動產上在先登記或交付的質權

    同一動產上抵押權與質權并存的優先受償問題,在過往實踐中一度引發爭議,因《擔保法解釋》第79條規定“同一財產法定登記的抵押權與質權并存時,抵押權人優先于質權人受償”。具體可參見《同一動產上抵押權和質權并存,抵押權是否當然優先受償》一文。

    現《民法典》第415條規定,同一財產既設立抵押權又設立質權的,拍賣、變賣該財產所得的價款按照登記、交付的時間先后確定清償順序。該規則體現了抵押權與質權平等的價值取向。

     

    3)動產抵押用于擔保價款的,在符合公示要求的情形下具有優先效力

    《民法典》第416條規定,動產抵押擔保的主債權是抵押物的價款,標的物交付后十日內辦理抵押登記的,該抵押權人優先于抵押物買受人的其他擔保物權人受償,但是留置權人除外。 

    該條款為新設規則,其意在保障出賣人的權益。例如,在買賣合同中,出賣人與買受人未約定所有權保留的,動產經交付即發生所有權的轉移。買受人雖將動產抵押給出賣人作為價款擔保,但在辦理抵押登記之前,又將動產抵押/出質給其他債權人且公示,則出賣人作為在后公示的擔保物權人,顯然處于不利境地。 

    又如,買受人已就其現有及將有的生產設備、原材料、半成品、產品設定了浮動抵押,又從出賣人處購入新的動產且未約定所有權保留,所有權轉移之時,前述動產之上將自動設立浮動抵押。買受人雖將動產抵押給出賣人作為價款擔保,但出賣人仍為公示在后的擔保物權人,對其而言亦是不利的;谏鲜隹剂,本條款賦予了出賣人相應的優先權,以保障其權益。

    (四)明確租賃物已轉移占有的,在先設立的租賃關系不受抵押權影響

       此前,《物權法》規定,訂立抵押合同前抵押財產已出租的,原租賃關系不受該抵押權的影響。而實踐中,證明抵押財產已出租的依據通常為租賃合同,這就可能導致倒簽租賃合同、損害抵押權人合法權益的情形出現,也增加了法院的審理難度。 

    據此,《民法典》第405條補充規定,抵押權設立前抵押財產已出租并轉移占有的,原租賃關系不受該抵押權的影響。

    (五)允許抵押人轉移抵押財產

    此前,《物權法》規定抵押人轉讓抵押財產的,原則上需經抵押權人同意,F《民法典》第406條對該規則作出了變更,具體如下:

    1.抵押期間,抵押人可以轉讓抵押財產。當事人另有約定的,按照其約定。抵押財產轉讓的,抵押權不受影響。

    2.抵押人轉讓抵押財產的,應當及時通知抵押權人。抵押權人能夠證明抵押財產轉讓可能損害抵押權的,可以請求抵押人將轉讓所得的價款向抵押權人提前清償債務或者提存。轉讓的價款超過債權數額的部分歸抵押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債務人清償。

    但在該條款項下,“及時通知”的標準應如何認定,是事前通知還是事后通知?如未通知,后果何如?對此,法條層面未予以明確,可能在實踐中引發爭議。 

    此外,根據該條款,如抵押人以低價轉讓抵押財產,債權人認為該等轉讓損害抵押權的,其救濟途徑為請求以轉讓價款提前清償債務或者提存。但該兩種方式很可能并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而此種情形下,就差額部分,債權人僅能要求債務人清償。這對債權人而言顯然是不利的。 鑒于抵押人轉讓抵押財產關系到債權人的切身利益,相關方需予以充分重視。

    (六)取消對流押/流質條款的禁止性規定 

    此前,《物權法》禁止債權人在債務履行期限屆滿前,與抵押人/出質人約定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時擔保物歸債權人所有。在司法實踐中,此類約定也通常被認定為無效。

    現《民法典》第401條、第428條未再禁止當事人約定此類條款,但明確債權人只能依法就擔保財產優先受償。

    (七)擴大可質押財產范圍,取消質押登記機關的規定

    就可質押財產中的應收賬款,《民法典》第440條進一步規定為“現有的以及將有的應收賬款”,符合相應的融資需求。

    此外,《民法典》取消了《物權法》對具體質押登記機關的規定,其意在為建立統一的動產抵押和權利質押登記制度留下空間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業務電話:029-62782005
    傳 真:029-62782005
    地 址:西安市南二環西段9號裕隆創新大廈五層 技術支持:旭陽科技 陜ICP備18004707號-1
    Copyright 2003-2015 陜西長安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购彩大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